一个狂气的小清新

⊙▽⊙

这个世界上最正能量的事,恐怕就是在经历了生活的种种不愉快,经历了梦里的幻想和美好,仍然坚定不移的热爱着生活吧,甚至还因为难得而珍惜生命和生活。

嘛,我这种心理敏感脆弱,还一度放弃自己生命的人,大概是没有什么资格说这个话就是了,笑。

在梦中是多么美好啊,蓝色的天空广阔,深远,深蓝色到浅蓝色的渐变,白色的云朵,在并不强烈的太阳光下有着淡蓝色的阴影和纯白色的亮面,风一吹,草地哗哗的像水一样向着同一个方向奔去。

至于我,在这个空荡荡的美好世界中快乐的奔跑,越跑越快,越跑越快,迎着风。

享受着自由和大自然的魅力,穿着白色的蓬蓬裙,欢乐的看着春天的树林盛放出娇媚的花朵。

没有毒辣的夏日太阳,没有寒冷的冬季烈风。

没有人性的丑恶,猜疑,嫉妒。

慢慢的长出洁白的翅膀,欣喜的感觉背后的异物,飞向蓝天。

踩着有点像棉花糖的云朵,找到了在天空漂浮的城堡,人们排着队的想要观赏。抱起一只软软的云朵小狗。和自由的吟游诗人享受松饼和热可可。和可爱的小孩子在天上游玩,和公主一起穿着美丽的洛丽塔服装,和急急忙忙向学校奔去的女高中生享受穿着jk制服学习的时光。和一个老人坐在山顶欣赏日出和夕阳。坐在城堡的顶端,与另一个干净纯洁的灵魂相遇,结合。

产生出真物,爱情。

一个独属于我的世界,诞生了。




为什么我的画工那么差呢?要是能把梦里的画面画出来聊以自慰该多好啊。

我孤独的抱着被子,哭了出来。

我就是条咸鱼= ̄ω ̄=吃着别人摸的小鱼小虾,希望像大鱼吃小鱼的游戏里一样,吃成深海大鲨鱼。

嗝。

论痴汉女主在阴阳师里的可行性【三】

茨木,你,红叶。

“红叶碧池!诱惑了挚友还勾搭晴明那个小白脸!”

“茨木小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个死给对酒吞那厮抱着什么目的!”

这是什么对话啊,白学现场吗?你倚在门口看着。嘛,等他们骂爽了就好。

“呵!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吾对挚友只是究极的仰慕和对强者的钦佩。其像汝,因为愚蠢的爱情而被蒙蔽,吃人肉,堕落。”茨木怎么样也没法打女人,只能指着红叶,抬起头,气呼呼的瞪着红叶。

红叶没有再还嘴,

在一旁看戏的你猛的站了起来。怀抱着巨大的杀气搅入了修罗场。茨木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够了。”你大声的叫着,你摁下指着红叶的茨木的手。轻轻的,走到红叶面前,红叶低下头,的齐刘海遮着红叶的眼睛,看不清楚表情。

“阿妈。”红叶的声音带上了微弱的哭腔。

被触及到心事了呢。你叹了口气,抱住了红叶。“我的好闺女。”

“阿妈,我吃人肉。”“那我现在怎么还活的好好的?”“我的嘴巴里还是有一股腥味,吃什么都有。”“.....你刷多几次牙就好了嘛。”“吃什么都吃不下去。”“昨天雪女做的碎冰冰你不是干掉了好几碗吗?”“噗呲。”红叶破涕为笑。“阿妈竟是笑话我。”可是声音又低落了下去。“可是我的爱情是愚蠢的。”你摸着红叶的背,想了想“我爱着红叶,那么红叶认为我是愚蠢的吗?”“绝不会。”“那么晴明也不会觉得红叶是愚蠢的。”

你离开了红叶,摸了摸她的头。“乖,去和晴明一起打御魂,回来给你做咖喱饭”红叶带着眼泪,兴奋的抬起了头“那我走了,谢谢你,阿妈。”临走前,红叶悄悄的给杵在一旁的茨木比了个口势“阿妈是我的,你个傻x”

这个女人果然是在使苦肉计啊。茨木心中比了个中指,真是狡猾阴险,还有谁在乎那个人类是谁的,哼╭(╯^╰)╮

你转过身来,“好了,继续参观寨子吧,茨木”。你和茨木离开了红叶的房间,关上了门。“记住了啊,茨木,下次别随便打开这门了知道吗。”“哼”

你带着茨木走到了后院,指了指挂着的灯笼,“这些灯笼有不同的作用,比如这个灯笼,可以和别的阴阳师和式神战斗,这个灯笼可以获得式神的契约碎片。”茨木抬头望着灯笼,上面有着属于别的阴阳师的灵力。

“好了,差不多逛完了!”“那吾可以见挚友了吗?”茨木兴奋的说。“不行,你得跟我去一个地方。”“啊?”

你带着茨木去了枫叶林。“汝为何带我来这里?”茨木看着漫天的红枫愣了愣。,而远处的几个小鬼见了你们躲得远远的,“告诉我,你闻到了什么?”你靠着枫树坐了下来,看着天空发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茨木也盘腿而坐在你身边。“我在最开始当阴阳师时的第二个月,召唤到了红叶,你猜猜,那个时候的红叶是什么样的。”“肯定是嚣张的,调笑着问别人自己美不美。”“不,并不是”你伸出手,一片枫叶安静的落在你的手心。

“她哭着想要把我杀死然后吃掉。”你笑了笑,“如果不是晴明出现,我现在肯定死掉了,那时候我还那么弱,和现在的你一样。”“喂!”“抱歉抱歉,”你笑笑“之后的事你应该通过酒吞知道了,红叶不再吃人肉,努力的戒掉。可是,前一个星期,非常的困难。”你含笑的眉眼变得严肃了起来,茨木也正了正坐。“红叶疯狂的把接近的妖怪都袭击了。什么都吃不下,哭闹着说自己的嘴巴有一股恶臭,而且你再猜猜,是谁在管着他”茨木毫不犹豫的说“晴明!”你摇了摇头,“不,是我。你觉得以她的性子,她会把自己丑陋的一面给晴明看吗?”

“她不会想吃了你吗?”“当然会啊。那个时候的红叶早已走火入魔了而且戒了人肉之后,红叶的妖力迅速的衰弱,就连容貌也随之变化,变得不再那么美艳。她整天闭门不出,对着镜子发狂。”你顿了顿,看着漫天的红叶“可是,她从来没有袭击过我。”“怎么可能,那可是红叶啊。”茨木瞪大了眼睛,怎么也不肯相信你口中的红叶是刚刚和他吵架,对他爆粗的红叶。“我很害怕,可是我还是走入了红叶的房间,她当时立刻把镜子砸了过来,哭着对我说,滚啊!,我现在一点都不漂亮,当时我不知道怎么了,我抱住了红叶”“汝是疯了吧?”“或许吧,但是很奇怪,红叶并没有伤害我,而是歇斯底里的哭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抱着我,呜咽着说想吃人肉,我说你吃吧,吃我的。”

在茨木一脸的mdzz的眼神中,你换了个坐姿,揉了揉发麻的小腿“可是红叶没有咬下去,反而渐渐清醒,失去的妖力一点一点回复了了。终于,红叶戒掉了人肉。”你握住了枫叶“只是红叶自那之后,吃什么都带着一股血腥味”

“说谎,汝刚刚还说红叶吃掉了雪女做的碎碎冰”茨木立刻反驳了你,“啊呀,被茨木君发现了呢。”你轻笑,“我用了几个办法消除了红叶嘴里的血腥味。”茨木好奇的想了想,“什么方法?”你得意的说“我做的咖喱饭和云南x药牙膏”“?”茨木疑惑的看着你,艰涩的重复着刚接触的新词汇“咖....喱饭?云南....x药?”“你等到晚饭就知道了”感谢华夏名族五千年的食谱和地大物博的超市连锁店,你成功的装了一次最酷的13。

“总之我的意思是”你站了起来,仰望着枫树林包围着的蓝色天空,红蓝搭配,是那么的好看“我知道,你是罗生门之鬼,大江山的鬼王之一,可是在这个寨子里,你是我的式神,我会给予你力量和经验。我不要求你回报我什么,但是,即使是你,我也不会允许你破坏寨子的和谐。我知道你讨厌红叶,觉得她使酒吞变得萎靡不振,可是红叶她作为人类时因为美貌被人类而谋害惨死,作为妖怪使被蒙骗,吃人肉堕落了下去。你刚刚说的话真的很过分。而且红叶喜欢谁是她本身的选择,酒吞选择萎靡不振亦是他自己的选择,你没有权利怪责到红叶身上,你明白吗。”你看都没有看茨木一眼,只是仰望着天空。

啊啊啊,我话会不会说太重了?茨木会不会觉得我太自以为是而讨厌我啊QAQ你在心中流着眼泪,还好45°角仰望天空。茨木看不到你的脸。

过了好一阵子。“....哼,愚蠢的人类,别指望吾会与红叶友好。”茨木别别扭扭的出了声。呼,终于可以放下脖子了。“如果你想泄愤的话,你就来打这些妖怪吧,我带你熟悉一下战斗。”

你带着茨木刷了几个小怪之后,副本的小boss红叶出现了。“红叶,她怎么会在这?”茨木站在阵营里,眨眨眼,有点不敢相信的问道。你为难的想了想,施了个屏障抵挡攻击“这个嘛,她不是我们的红叶,也没有灵魂,只是历史里的一具傀儡,也就是说,她是过去的红叶,是虚幻的,但是攻击他,她下次会再次生成,不会死去。”“啰嗦,愚蠢的人类,地狱鬼手!”茨木捏死了三个杂鱼。

你陶醉的看着茨木欣喜的看着自己的左手,一脸骄傲的表情,傲娇不屑的看着你,眼神里却有着一种“快夸我,我好棒棒”的神情。啊~赛高,你忍不住差点把茨木亲亲抱抱举高高。你忍耐住了,你只是把手放在了茨木的头顶揉了揉,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你干的很好哦,茨木君。”

哦呼~摸到了,茨木的小脑袋。头发好软,茨木最棒了,好想对着他夸奖个三天三夜!你悄悄的露出了一个痴汉的笑容。【滑稽】

就这样,三个钟头之后,吃中饭的时间到了,你看了眼手机。

茨球牌冰激凌

小茨鼠宝宝。

我:茨木,虽然你总是不来,百鬼夜行还死都砸不中,但我还是那么爱你,你感动吗?

茨鼠:不敢动不敢动。

纠结,到底是符咒呢?还是钱呢?

梦里的酒茨

我梦见了茨木和酒吞。茨木和酒吞死了准备投胎的之前茨木总是粘着酒吞,陪着他,并且相信,酒吞投胎后,仍然会是一代鬼王。而酒吞什么也没说,只是告诉茨木,在妖怪投胎转世,必须要跑得快,不然好的肉身会被其他妖占去。

而投胎的时候到了,相约一起投胎的茨木不见了,酒吞看了眼转生之门。咬咬牙,以最快的速度冲刺。

向着相反的方向。

最终,寻着气息找到了奄奄一息的茨木,原来灵魂体的茨木被一个术士给抓住了。准备把罗生门之鬼的灵魂做成除妖的物品。

““老子的人你也敢动?”酒吞拿起了背后的大葫芦,在收拾完这个人后,抱起虚弱的的茨木。

“为什么要来救我,挚友,现在可是转生之门打开的时候.....”怀里的茨木喋喋不休着。

“闭嘴”酒吞抱起茨木向着转生之门狂奔,“老子乐意。”

茨木看了看酒吞发红的耳根,满足的笑了起来。看着面前飞奔的妖怪们和闪着光的转生之门,感到了平静。

“挚友。”“干嘛。”“即使挚友投胎后没有吾那么强大,吾也会跟随着挚友。”“哼,这是当然的。”

离转世之门还有三米,酒吞飞奔着。

“这可是你说的,茨木。”

酒吞用尽全身的力气,把怀里的茨木扔向了转生之门。


天降正义!

看着茨木惊讶的表情,和伸出的手,酒吞难得的露出了个笑容,抓住了茨木的手。

“挚友....”

“闭嘴。”

两人随着白光消失在了转生之门里。





另外说一声,在这次投胎【马拉松】,山兔,镰鼬投胎到了最好的肉身。

痴汉女主在现实中和阴阳师里的设定。

我家的阳台是我的天堂。我的画画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