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莉拉

想写德国骨科和乙女向,还有逆后宫。

每次看到这黄昏我总会有点失落,明天我看到的黄昏还是这个黄昏吗?明天看黄昏的我还是今天的我吗。
 

可是早上晨光微亮时,我便知道,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还活着。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