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眠魔女。

又宅又废。

松野小松的狂气


这里是拖更超过一年的懒癌作者,久违的来更新了~\(≧▽≦)/~大家有没有想我呢,或许没有吧T^T,但是,很快就大结局了哦,一个星期内完结松野系列!

好想艾特所有等更的小天使啊,等的不耐烦了吧,好的废话不多说,请收看松野系列的松野小松的狂气。

这是一个系列,讲空松事变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但都是每个兄弟的第一人称视角,观看顺序是2654312,括弧笑:-D。请看完前面讲的是什么再来看这篇哦。就是这样

看完前面的话,请看这里,人物黑化有,虐有。如果都没问题的话,就继续吧,:-D

~~~~~~~~~~~~分界线= ̄ω ̄=~= ̄ω ̄== ̄ω ̄=



            米娜桑哦嗨哟,我是松野小松,男♂,现在的我找到了我们家频频离家行为诡异的三男和失踪了很久很久的次男。虽然现在我很想换上警察服,和兄弟们再来一次小空松警察,24小时激录。但是现在,我要先偷偷的把犯人逮捕呢。


                 c  h  o  r  o   ma   zi

             “哦呀哦呀”我漫不经心的把翘掉的门锁,抓紧放在身后。

   

              面前的轻松一脸紧张,“哎呀,不要露出这种表情嘛。”我走到轻松面前,轻松退了一步,我顺手关上了门,“那么怕我,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我凑到轻松的耳边,呼了口气。


         “我。亲。爱。的。弟。弟。哟。”


         我拍了拍轻松的肩膀,收敛了满满的杀气。“快走吧,今天可是喵酱的演出会哦,Hola,票我也拿到了,给你。”“你想做什么?”面前的轻松紧皱双眉,他并没有接过我手中的票。真是警惕啊,轻松。


           “我说,你是不是太不把我当回事了?啊?”唉,自我意识高的人就是麻烦。“你考虑清楚,我可是    你的    哥哥。”我一字一顿的说着。“所以,轻酱,只要什么都不想,开开心心的拿着票,去看喵酱的演唱会。至于这一切。”我话锋一转,再次递给了轻松票。“我都会承担。我可是你们的   欧  尼  酱”


这时,轻松才拿过票。但以票为媒介,我可以感觉到轻松的手不断颤抖着。轻松快速的拿走票,好像要掩盖他不断颤抖的手一样,飞奔出了这件旅馆。


我走到窗户,看着窗下的轻松,用力的抹了抹眼泪,但他好像看到我了,便头也不回的跑了。真可惜,我还想来一个再见的飞吻呢。


笨蛋,干嘛什么都自己扛着呢。


我拿了一根烟,走到空松躺着的床边,坐了下来。



点燃,放进嘴里,用力的吸了一大口,又吐出,看着烟雾在空中飞舞和窗户外的天空,蓝色的和白色的云混到一起,显得空灵,空洞。嘛,和我家的次男挺像的。



差不多了吧,我看着鼻尖前已经看不到的烟,吸了去最后一口后把烟头熄灭,踩在脚底,又踢到床边。


然后,仿佛小时候看的童话故事里一样,准备吻醒卡哇伊的纯洁公主。

我亲了躺在床上的空松,手撑在他的头的两边,腿则撑在他的腿中央。

一股淡淡的牛奶的味道和一点点薄荷牙膏的味道。嘛,我的次吻还不算太糟。比起初吻时一松那充满了流感细菌的口腔好多了。还好,轻松刚刚跑出去的时候,门也顺便关上了。


我轻轻的吐气,用舌尖轻轻的挑起空松的舌尖,慢慢深入到牙齿和舌根,确保口腔里的每一个地方都充满呛鼻的烟味。差不多七八分钟,我看见空松的眼皮动了动,才分开彼此的口舌。


结束这个法式深吻后,我舔走了嘴边的银丝。“都已经醒了,还装什么。”我干脆的躺在他身边,一只手撑着头,问。



空松这才睁开眼睛,瞄了我一眼。然后他咳嗽了好几下,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穿上鞋子。


哎,这可不妙。


“你要去哪里?”我似笑非笑的问他,努力掩盖因为被他无视的愤怒。


空松背对着我,抬头望向天空,好像要插上翅膀飞走了一般。


“我不知道你是谁,或许你是刚刚那个人,还是我的兄弟,可现在,我并不想离你太近。”空松闷闷的回答着


我看不到他的脸,不知道他现在什么表情,但我知道,我现在的表情一定很难看。


“喂,回家吧。空松。”在这尴尬的局面,我还是打破了平静。


面前的人好像被什么击倒了全身都微微颤抖着“我...没有家。”



我嗖的一身站了起来,说的这是什么话!什么叫没有家。当我死了吗!!!要不是感觉他还想说什么,我早就一拳打醒他了。


“别装了,空松,你的演技没有你想的那么好。”我说着,把手握成拳头,要是他还说什么他没有家的鬼话,我立刻就给他的脑袋开瓢。


“谁说我演技不好。”他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我想哭时,我不断假装微笑,你们信了”

“我感到疼痛时,假装没事时,你们信了”

“我感到绝望时,假装积极时,你们信了”

“我被你们忽视时,假装没关系,你们信了。”

“我被你们用各种器具砸的时候,假装淡定时,你们信了。”

空松转过身子,把手背到身后,露出了苦涩卑微的微笑。一字一句的用哭腔说着


“那么,现在我假装不是你们的兄弟时,为什么不信呢?”

滴答滴答...我这时才看见泪水滴落在地上。为什么会看见?因为我不断的把头低到垂直于地板的角度。握成拳头的手也不自觉的松开了。我慢慢的抬起头,才发现一件事,空松的衣服每一刻都会把袖子折叠,叠在手肘间,而这时,空松的袖子却放了下来,刚刚空松把手撑在窗户边,漏了出来。


里面是白色的毛茸茸的纱布。



“你受伤了!”我惊呼,我赶忙上前,好像这样就能平复内心的愧怍和内疚。“什么时候发生的,谁弄伤你了!”我紧紧抓住空松的手腕。

“你给我放开。快给我放开!”空松不断颤抖,抗拒着,但是,我非常快速的把纱布拆开。


里面竟然是一条条的血痕。

从形状上看,向内弯,极大可能是自己割的。



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空松他,是要自杀吗?恍惚间,我放松了对空松的禁锢。空松用力的把手抽了出来。


“看够了吧?”空松低着头,努力维持早就崩溃的笑容,他低着头,轻轻的说了一句“我恨你们。”



空!空!空!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不断回放着刚才的画面。




空松

空松

恨我们

空松

没有家

红色

小松。



“哈哈哈哈哈哈”我大笑,慢慢滑落地上,我抱着头,坐在角落,空松已经跑了,或许再也找不到他了,毕竟他【恨】我们啊。



我丧失了一开始应对轻松时的游刃有余和狂气。我拿出哥哥的身份拼轻松,可是面对空松,我做不到。


在他心里,我不是他哥,什么,都不是。没有了家人关系的我,不是什么哥哥,只是一个狂气的笨蛋。



“呜....呜啊,哈.......咕哈”我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接着把口腔分泌的酸楚和苦水努力吞咽,使自己不要那么狼
狈。



为什么我那么笨呢?为什么不早点制止呢?为什么那个出现异变的时刻,我没有去发现呢?



“要是早点.....如果......”我自言自语着,眼泪大颗大颗的滴落在地板上。话说这是空松第一次说这么多话呢。咿呀,真好,久违的兄弟谈话呢。


我在心里继续自欺欺人和自我安慰。可是我更加难过了。都是因为我的狂气和不作为。


我不是个好哥哥。


我害得我们家失去了一个兄弟。

要是能挽回,就好了。


我摸了摸帽衫的口袋,里面安静的躺着一支录音笔,发着红光。

看来这一切都录了下来呢。

这个东西一定会帮助我,我用尽最后一点狂气。


我扶着墙站了起来。手心紧紧的攒着这只录音笔。


我拉上帽衫的帽子,双手插进帽衫的口袋,离开了这间旅店。


赌一把吧,松野小松,家族血缘的关系可不是那么容易就断的。


我,松野小松,松野家的长男,正在向家的方向,前进中。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