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眠魔女。

极少会填坑写文【乙女百合耽美皆有】大部分时候画画【主30题,孩子oc和cp,画画极丑】的100线小辣鸡。
性格温和,欢迎来找我玩啊( •̀∀•́ )

论痴汉女主在阴阳师里的可行性【二】

          今天是星期日,不用打工,真是太好了。你开心的抱着抱枕滚了一圈。好想去见茨木啊。茨木大好!你点开了阴阳师。

           “早上好啊,优子。”樱花树下的晴明正坐在石桌旁,摇着扇子跟你打招呼。“嗯,晴明大人,早安。”你也笑着跟晴明打招呼。

           眼前的晴明眼眸轻垂,一头白丝拢在身后,专心致志的练着字。在纷纷扰扰的樱花瓣的衬托下,显得更加温润如玉,倾国倾城了。

你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用倾国倾城来形容晴明,但你的确被眼前这幅如梦似幻的画卷给惊艳到了。“抽签吗?”“嗯,好啊。”你笑了笑,坐到他旁边,拿起了一支签。

大凶。

美好的气氛荡漾无存,晴明的笑僵硬在了嘴角,但晴明还是认真的解析了上面的俳句。

诸事不顺。

气氛更尴尬了。“没事没事。”你笑了笑,“人生嘛,就是幸运之后就会不幸,不幸之后就会幸运,现在诸事不顺,明天可能就会有好运气了~\(≧▽≦)/~”晴明摇了摇扇子,笑容带着几分担忧,“优子可真是一个有趣而又聪慧的人啊。”不不不,你在心中否认道,这是事实啊,比如麦片附赠的牛奶已经过期,考试时填错答案却稀里糊涂的考了高分。不幸和幸运就是这样的啊。

“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我先去下副本了,再见,晴明。”“一路顺风。”然后晴明微笑着看你走去了结界。说好的下副本吗,晴明脸上露出了一大片阴影,这个春风得意的粉红泡泡是什么啊?所以就是这样,心累的晴明先生把毛笔掐断了。

而你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也把那支大凶的签抛之脑后。你哼起了自己编的歌谣。“茨木茨木茨木,是可爱的茨木,小小的~柔软的~属于我的茨木,啊so lie!”茨木小天使现在在做什么呢?好想见他啊。

你到了结界,茨木正趴在地上,白达摩正在到处走着。你小心翼翼的蹲下身子,端详着睡着的茨木。柔软的白色凌乱卷发乖巧的铺在地上,两只红红的角随着呼吸起伏。软软的小脸上没有醒着时嚣张傲娇的模样,没有活力却非常乖巧。天使啊,你心想。好想摸摸他,但是,不行啊。就一小会,一点点。心中的一个声音在诱惑着你。他睡着了啊,不用担心。你吞咽了一下口水,伸长了你罪恶的爪子。

“汝想干什么?”

你没想到,原本睡着的茨木立刻睁开了眼睛。恶狠狠的看着你。你淡定的收回爪子,用你这辈子最冷淡的声音说“哦,我想叫你起来,带你去见酒吞童子。”

话音刚落,茨木的眼睛唰的就亮了。“真的,汝真的带吾去见挚友?”很好,蒙混过去了,小孩子就是好忽悠。你不动声色的露出一个微笑“这是当然了,我昨天不是答应你了吗?”你挪了挪,靠近了茨木,“这是我给你准备的御魂和达摩。”茨木拿起一个金光闪闪的御魂,“人类,为什么这些都是火灵和招财猫?姑姑的可是暴击针女。”你胸有成竹的说“这你就不懂了,茨木,这些虽然是火灵和招财猫,可是都有生命加成和暴击加成,那么你就不会那么容易死了。”茨木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但好像不想让你觉得他连这都不懂的说“哼,愚蠢!吾早就明白了,快点带吾去见挚友。”啊,不懂装懂的样子也好可爱啊,“但是得等等,你还太小了。”你顺便帮茨木领了结界卡的经验值,茨木长大了一圈。正好到你大腿根部的地方。

你一把把到你大腿根部的茨木抱了起来,呜哇,这身装备有点重,但还好,最重要的是,茨木真的好软啊。= ̄ω ̄=“真是轻浮放荡的女人!”小茨木艰难的用鬼手推着你,却不小心碰到了你的欧......派。“快,快放我下来。”茨木的声音弱了下来。你把茨木放了下来,结果白达摩们一拥而上,把茨木包围的水泄不通。“呜,都给吾让开。”茨木使了一个地狱鬼手,虽然装备了御魂,攻击力彪了不少。可这些四星 ,五星,六星的达摩抖了抖,继续夹着茨木。噗呲,你忍不住笑出了声,把达摩推开抱起炸毛的茨木。“幼小的大妖会吸引妖怪的。所以,才要抱着你啊。”你看着怀中炸毛的茨木,“而且,茨木君虽然灵魂是个大妖,可是外表还是小孩子啊,茨木在我心中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在茨木愤怒的眼神里,你挠了挠头,改口“嗯....暂时,所以并不存在什么轻浮放荡。”

你慢慢的抱着茨木走到了庭院,然后不动声色的吸了一口,啊,小孩子的味道。你放下茨木,“在找酒吞童子之前先参观一下这个寨吧”茨木点点头。

“首先这棵樱花树是晴明最喜欢的树,拥有灵气,无论怎样都不能动,不然晴明会生气的。”“那这只狗呢?”“这只狗叫小白,是神乐的御灵,平时会拿来人们委托的任务。”“小白才不是狗,小白是狐狸!狐狸!”“啊,对不起啊,小白。”你歪歪头,递给了小白狗狗饼干 。小白开心的吃了起来。“然后这是领养的猫,它叫馒头。”馒头喵喵喵的跑了过来,想要你跟它玩,你抱起了馒头,领着茨木走到了一间大木屋里,“这里是大部分式神们休息的地方。”茨木看了看空荡荡的房间,只有一个花瓶,一个茶几。“虽然这个屋子很大,但是式神那么多,全都安放在这吗?”茨木问道,你撸了撸猫,慢悠悠的说“一般晴明会用术士在房间里扩张然后布置房间,这里只是吃饭的地方。就比如说”你拉开了南门,里面出现一个房间,喝酒喝的烂醉的妖狐正呼呼大睡。“哦,真是心思狡黠的人类啊”“我就当你是在夸奖我了,茨木君。”你又逗了逗猫,“但是千万不要随便拉开门,不然里面会有什么式神你都不知道。”而你话音刚落,茨木已经好奇的拉开了北门,里面富丽堂皇,梳妆台上放满了瓶瓶罐罐,镜子前的女妖转过头,“啊,优子大人。”茨木两眼一瞪,吓到打嗝。“怎么是你?”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叫你别随便拉开门了。”你不舍的放下馒头,走到北门。

“早上好啊,红叶。”

你头痛的看着互相炸毛的红叶和茨木,揉了揉太阳穴,想起了刚刚抽的签。

唉,诸事不顺,吗?

评论(4)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