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伦特。

⊙▽⊙

论有一个病娇妻子是一种什么体验【二】

作者文笔不足,严重ooc,不喜勿喷。




这里是哪里?


酒醒了的酒吞一脸懵比,看着把自己重重包围住的达摩们,为什么?平常这种小妖怪见到他可是唯恐不急的避开啊。正想来个平AA死他们,却发现自己好像变小了。

酒吞问号脸。

不仅如此,就连妖力也大幅度退步,一个平A过去,摇摇晃晃的达摩抖了抖,没有炸成一朵夏日的焰火。

好奇怪啊。酒吞挠挠头,难不成.....曾经酒吞听说过妖怪中有那么一个传闻,如果不幸被阴阳师召唤到的话,就会变小而且封锁住妖力。本大爷再不济也是一代鬼王,不不不,怎么可能呢。

“哎呀,你醒了吗?”

酒吞转过身一看,发现一双腿,向上看,看不清了,三千鸦好像才意识到,酒吞现在是看不到她的脸的。三千鸦直接抱起了酒吞童子,并不是很重。

“呐,酒吞童子,我是你的契约者哦。”酒吞一愣,好像并不想接受这个现实,但一瞬间酒吞便恢复了冷静。“你想怎么样?”现在变小就算了,而且妖力也退步到了孩童时期,眼前的这个阴阳师应该是需要他或者是有什么目的,这种时候还是应该查清这个人的目的,再解决之后的事。酒吞心想,捏着三千鸦的和服袖子的手一紧,如果她目的不纯,无论如何本大爷都要解开契约。

“啊呀,这么快就恢复冷静了吗?但是你别想着我会解除契约,拜托你给我当一辈子的式神吧。”三千鸦扯扯嘴角露出一个浅笑。哎呀,你想离开我吗?

“我是问你,你想怎么样?”酒吞童子一脸不耐烦但是因为还是小孩子的模样一点都不惹人生气。三千鸦戳戳酒吞童子的脸“我想想啊,首先让你恢复以前的样子。然后就请酒吞君和我交往。”

“交往?”酒吞童子疑惑的看向三千鸦。“讨厌,女孩子可不能这么主动呢。总之先熟悉一下庭院和战斗吧。”三千鸦抱紧了酒吞,蹭了蹭柔软的小脸蛋。“这样你就可以长大了,小吞吞。”小吞吞是什么诡异的称呼啊,酒吞心想,皱着眉头推开蹭着自己的三千鸦。三千鸦小心翼翼的给酒吞配了五星的地藏,非常凝重的看着酒吞“以后的战斗一定要记得奶自己一口,一定不要死掉啊。”酒吞捏了捏身上的发着金光的地藏套,看着一脸关心的三千鸦,低低的应了一声。

而后,三千鸦粗略的介绍了一次庭院之后,直接把酒吞带到了御魂副本。“来试试吧,小吞吞,实在打不过我来帮你扛。”三千鸦看着刚到膝盖的小酒吞,体贴的笑了笑,三千鸦在副本里只带了自己和酒吞,其他的都是达摩。“哼,女人,给本大爷好好看着。”酒吞拿了酒葫芦思索着,虽然妖力大幅度退步,但是只要还有以前十分之一的妖力,还是可以的。酒吞拿了三个鬼火,对着一个二十级的小妖怪一阵呸呸呸。

小怪头上的血条,抖了抖,又抖了抖,只降了四分之一。糗大了,酒吞看着小怪头顶的血条,感觉到了莫大的耻辱,捏着葫芦的手一紧,自己竟然那么弱,以前勾勾手指就能灭掉的小妖怪,如今却....她会怎么想。可恶,都是该死的契约,本大爷真的已经.....而三千鸦好想知道他在想什么似得,揉了揉酒吞的大马尾,露出一个带有杀气的邪笑。“没关系的,小吞吞,接下来看我的。”

然后三千鸦一个振袖,把两把匕首抽了出来,“我一定会保护你的。”三千鸦话音刚落,酒吞愣神的看着,这个粉色的身影,用匕首,干练熟悉的甩出刀花,搭配华美的短和服和那灿烂若樱的粉色双马尾的摆动,淋漓尽致的表现着不亚于舞蹈的暴力美学。而妖怪们的血条随着攻击大幅度降低着,而三千鸦的招式【杀】把每个妖怪都攻击三下,然后增加红buff,什么减疗,眩晕啊,持续伤害啊。然后那个仍然带着浓厚杀气的女人对着他笑了笑,一把抹去了粘在脸上的属于别的妖怪的血。之后到了对面妖怪们的回合,不用攻击,妖怪们一个个都倒下了。

这个女人,很强。

而她对我说,她会保护我。

那么,如果我在战斗中死了一次,会怎么样?酒吞在阴影里摸摸下巴恶趣味的想,下意识的掩盖着那一瞬间产生的好感。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