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眠魔女。

就很佛。

论痴汉女主在阴阳师里的可行性【三】

茨木,你,红叶。

“红叶碧池!诱惑了挚友还勾搭晴明那个小白脸!”

“茨木小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个死给对酒吞那厮抱着什么目的!”

这是什么对话啊,白学现场吗?你倚在门口看着。嘛,等他们骂爽了就好。

“呵!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吾对挚友只是究极的仰慕和对强者的钦佩。其像汝,因为愚蠢的爱情而被蒙蔽,吃人肉,堕落。”茨木怎么样也没法打女人,只能指着红叶,抬起头,气呼呼的瞪着红叶。

红叶没有再还嘴,

在一旁看戏的你猛的站了起来。怀抱着巨大的杀气搅入了修罗场。茨木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够了。”你大声的叫着,你摁下指着红叶的茨木的手。轻轻的,走到红叶面前,红叶低下头,的齐刘海遮着红叶的眼睛,看不清楚表情。

“阿妈。”红叶的声音带上了微弱的哭腔。

被触及到心事了呢。你叹了口气,抱住了红叶。“我的好闺女。”

“阿妈,我吃人肉。”“那我现在怎么还活的好好的?”“我的嘴巴里还是有一股腥味,吃什么都有。”“.....你刷多几次牙就好了嘛。”“吃什么都吃不下去。”“昨天雪女做的碎冰冰你不是干掉了好几碗吗?”“噗呲。”红叶破涕为笑。“阿妈竟是笑话我。”可是声音又低落了下去。“可是我的爱情是愚蠢的。”你摸着红叶的背,想了想“我爱着红叶,那么红叶认为我是愚蠢的吗?”“绝不会。”“那么晴明也不会觉得红叶是愚蠢的。”

你离开了红叶,摸了摸她的头。“乖,去和晴明一起打御魂,回来给你做咖喱饭”红叶带着眼泪,兴奋的抬起了头“那我走了,谢谢你,阿妈。”临走前,红叶悄悄的给杵在一旁的茨木比了个口势“阿妈是我的,你个傻x”

这个女人果然是在使苦肉计啊。茨木心中比了个中指,真是狡猾阴险,还有谁在乎那个人类是谁的,哼╭(╯^╰)╮

你转过身来,“好了,继续参观寨子吧,茨木”。你和茨木离开了红叶的房间,关上了门。“记住了啊,茨木,下次别随便打开这门了知道吗。”“哼”

你带着茨木走到了后院,指了指挂着的灯笼,“这些灯笼有不同的作用,比如这个灯笼,可以和别的阴阳师和式神战斗,这个灯笼可以获得式神的契约碎片。”茨木抬头望着灯笼,上面有着属于别的阴阳师的灵力。

“好了,差不多逛完了!”“那吾可以见挚友了吗?”茨木兴奋的说。“不行,你得跟我去一个地方。”“啊?”

你带着茨木去了枫叶林。“汝为何带我来这里?”茨木看着漫天的红枫愣了愣。,而远处的几个小鬼见了你们躲得远远的,“告诉我,你闻到了什么?”你靠着枫树坐了下来,看着天空发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茨木也盘腿而坐在你身边。“我在最开始当阴阳师时的第二个月,召唤到了红叶,你猜猜,那个时候的红叶是什么样的。”“肯定是嚣张的,调笑着问别人自己美不美。”“不,并不是”你伸出手,一片枫叶安静的落在你的手心。

“她哭着想要把我杀死然后吃掉。”你笑了笑,“如果不是晴明出现,我现在肯定死掉了,那时候我还那么弱,和现在的你一样。”“喂!”“抱歉抱歉,”你笑笑“之后的事你应该通过酒吞知道了,红叶不再吃人肉,努力的戒掉。可是,前一个星期,非常的困难。”你含笑的眉眼变得严肃了起来,茨木也正了正坐。“红叶疯狂的把接近的妖怪都袭击了。什么都吃不下,哭闹着说自己的嘴巴有一股恶臭,而且你再猜猜,是谁在管着他”茨木毫不犹豫的说“晴明!”你摇了摇头,“不,是我。你觉得以她的性子,她会把自己丑陋的一面给晴明看吗?”

“她不会想吃了你吗?”“当然会啊。那个时候的红叶早已走火入魔了而且戒了人肉之后,红叶的妖力迅速的衰弱,就连容貌也随之变化,变得不再那么美艳。她整天闭门不出,对着镜子发狂。”你顿了顿,看着漫天的红叶“可是,她从来没有袭击过我。”“怎么可能,那可是红叶啊。”茨木瞪大了眼睛,怎么也不肯相信你口中的红叶是刚刚和他吵架,对他爆粗的红叶。“我很害怕,可是我还是走入了红叶的房间,她当时立刻把镜子砸了过来,哭着对我说,滚啊!,我现在一点都不漂亮,当时我不知道怎么了,我抱住了红叶”“汝是疯了吧?”“或许吧,但是很奇怪,红叶并没有伤害我,而是歇斯底里的哭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抱着我,呜咽着说想吃人肉,我说你吃吧,吃我的。”

在茨木一脸的mdzz的眼神中,你换了个坐姿,揉了揉发麻的小腿“可是红叶没有咬下去,反而渐渐清醒,失去的妖力一点一点回复了了。终于,红叶戒掉了人肉。”你握住了枫叶“只是红叶自那之后,吃什么都带着一股血腥味”

“说谎,汝刚刚还说红叶吃掉了雪女做的碎碎冰”茨木立刻反驳了你,“啊呀,被茨木君发现了呢。”你轻笑,“我用了几个办法消除了红叶嘴里的血腥味。”茨木好奇的想了想,“什么方法?”你得意的说“我做的咖喱饭和云南x药牙膏”“?”茨木疑惑的看着你,艰涩的重复着刚接触的新词汇“咖....喱饭?云南....x药?”“你等到晚饭就知道了”感谢华夏名族五千年的食谱和地大物博的超市连锁店,你成功的装了一次最酷的13。

“总之我的意思是”你站了起来,仰望着枫树林包围着的蓝色天空,红蓝搭配,是那么的好看“我知道,你是罗生门之鬼,大江山的鬼王之一,可是在这个寨子里,你是我的式神,我会给予你力量和经验。我不要求你回报我什么,但是,即使是你,我也不会允许你破坏寨子的和谐。我知道你讨厌红叶,觉得她使酒吞变得萎靡不振,可是红叶她作为人类时因为美貌被人类而谋害惨死,作为妖怪使被蒙骗,吃人肉堕落了下去。你刚刚说的话真的很过分。而且红叶喜欢谁是她本身的选择,酒吞选择萎靡不振亦是他自己的选择,你没有权利怪责到红叶身上,你明白吗。”你看都没有看茨木一眼,只是仰望着天空。

啊啊啊,我话会不会说太重了?茨木会不会觉得我太自以为是而讨厌我啊QAQ你在心中流着眼泪,还好45°角仰望天空。茨木看不到你的脸。

过了好一阵子。“....哼,愚蠢的人类,别指望吾会与红叶友好。”茨木别别扭扭的出了声。呼,终于可以放下脖子了。“如果你想泄愤的话,你就来打这些妖怪吧,我带你熟悉一下战斗。”

你带着茨木刷了几个小怪之后,副本的小boss红叶出现了。“红叶,她怎么会在这?”茨木站在阵营里,眨眨眼,有点不敢相信的问道。你为难的想了想,施了个屏障抵挡攻击“这个嘛,她不是我们的红叶,也没有灵魂,只是历史里的一具傀儡,也就是说,她是过去的红叶,是虚幻的,但是攻击他,她下次会再次生成,不会死去。”“啰嗦,愚蠢的人类,地狱鬼手!”茨木捏死了三个杂鱼。

你陶醉的看着茨木欣喜的看着自己的左手,一脸骄傲的表情,傲娇不屑的看着你,眼神里却有着一种“快夸我,我好棒棒”的神情。啊~赛高,你忍不住差点把茨木亲亲抱抱举高高。你忍耐住了,你只是把手放在了茨木的头顶揉了揉,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你干的很好哦,茨木君。”

哦呼~摸到了,茨木的小脑袋。头发好软,茨木最棒了,好想对着他夸奖个三天三夜!你悄悄的露出了一个痴汉的笑容。【滑稽】这一个星期都别洗手好了

就这样,三个钟头之后,吃中饭的时间到了,你看了眼手机。

论痴汉女主在阴阳师里的可行性【二】

          今天是星期日,不用打工,真是太好了。你开心的抱着抱枕滚了一圈。好想去见茨木啊。茨木大好!你点开了阴阳师。

           “早上好啊,优子。”樱花树下的晴明正坐在石桌旁,摇着扇子跟你打招呼。“嗯,晴明大人,早安。”你也笑着跟晴明打招呼。

           眼前的晴明眼眸轻垂,一头白丝拢在身后,专心致志的练着字。在纷纷扰扰的樱花瓣的衬托下,显得更加温润如玉,倾国倾城了。

你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用倾国倾城来形容晴明,但你的确被眼前这幅如梦似幻的画卷给惊艳到了。“抽签吗?”“嗯,好啊。”你笑了笑,坐到他旁边,拿起了一支签。

大凶。

美好的气氛荡漾无存,晴明的笑僵硬在了嘴角,但晴明还是认真的解析了上面的俳句。

诸事不顺。

气氛更尴尬了。“没事没事。”你笑了笑,“人生嘛,就是幸运之后就会不幸,不幸之后就会幸运,现在诸事不顺,明天可能就会有好运气了~\(≧▽≦)/~”晴明摇了摇扇子,笑容带着几分担忧,“优子可真是一个有趣而又聪慧的人啊。”不不不,你在心中否认道,这是事实啊,比如麦片附赠的牛奶已经过期,考试时填错答案却稀里糊涂的考了高分。不幸和幸运就是这样的啊。

“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我先去下副本了,再见,晴明。”“一路顺风。”然后晴明微笑着看你走去了结界。说好的下副本吗,晴明脸上露出了一大片阴影,这个春风得意的粉红泡泡是什么啊?所以就是这样,心累的晴明先生把毛笔掐断了。

而你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也把那支大凶的签抛之脑后。你哼起了自己编的歌谣。“茨木茨木茨木,是可爱的茨木,小小的~柔软的~属于我的茨木,啊so lie!”茨木小天使现在在做什么呢?好想见他啊。

你到了结界,茨木正趴在地上,白达摩正在到处走着。你小心翼翼的蹲下身子,端详着睡着的茨木。柔软的白色凌乱卷发乖巧的铺在地上,两只红红的角随着呼吸起伏。软软的小脸上没有醒着时嚣张傲娇的模样,没有活力却非常乖巧。天使啊,你心想。好想摸摸他,但是,不行啊。就一小会,一点点。心中的一个声音在诱惑着你。他睡着了啊,不用担心。你吞咽了一下口水,伸长了你罪恶的爪子。

“汝想干什么?”

你没想到,原本睡着的茨木立刻睁开了眼睛。恶狠狠的看着你。你淡定的收回爪子,用你这辈子最冷淡的声音说“哦,我想叫你起来,带你去见酒吞童子。”

话音刚落,茨木的眼睛唰的就亮了。“真的,汝真的带吾去见挚友?”很好,蒙混过去了,小孩子就是好忽悠。你不动声色的露出一个微笑“这是当然了,我昨天不是答应你了吗?”你挪了挪,靠近了茨木,“这是我给你准备的御魂和达摩。”茨木拿起一个金光闪闪的御魂,“人类,为什么这些都是火灵和招财猫?姑姑的可是暴击针女。”你胸有成竹的说“这你就不懂了,茨木,这些虽然是火灵和招财猫,可是都有生命加成和暴击加成,那么你就不会那么容易死了。”茨木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但好像不想让你觉得他连这都不懂的说“哼,愚蠢!吾早就明白了,快点带吾去见挚友。”啊,不懂装懂的样子也好可爱啊,“但是得等等,你还太小了。”你顺便帮茨木领了结界卡的经验值,茨木长大了一圈。正好到你大腿根部的地方。

你一把把到你大腿根部的茨木抱了起来,呜哇,这身装备有点重,但还好,最重要的是,茨木真的好软啊。= ̄ω ̄=“真是轻浮放荡的女人!”小茨木艰难的用鬼手推着你,却不小心碰到了你的欧......派。“快,快放我下来。”茨木的声音弱了下来。你把茨木放了下来,结果白达摩们一拥而上,把茨木包围的水泄不通。“呜,都给吾让开。”茨木使了一个地狱鬼手,虽然装备了御魂,攻击力彪了不少。可这些四星 ,五星,六星的达摩抖了抖,继续夹着茨木。噗呲,你忍不住笑出了声,把达摩推开抱起炸毛的茨木。“幼小的大妖会吸引妖怪的。所以,才要抱着你啊。”你看着怀中炸毛的茨木,“而且,茨木君虽然灵魂是个大妖,可是外表还是小孩子啊,茨木在我心中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在茨木愤怒的眼神里,你挠了挠头,改口“嗯....暂时,所以并不存在什么轻浮放荡。”

你慢慢的抱着茨木走到了庭院,然后不动声色的吸了一口,啊,小孩子的味道。你放下茨木,“在找酒吞童子之前先参观一下这个寨吧”茨木点点头。

“首先这棵樱花树是晴明最喜欢的树,拥有灵气,无论怎样都不能动,不然晴明会生气的。”“那这只狗呢?”“这只狗叫小白,是神乐的御灵,平时会拿来人们委托的任务。”“小白才不是狗,小白是狐狸!狐狸!”“啊,对不起啊,小白。”你歪歪头,递给了小白狗狗饼干 。小白开心的吃了起来。“然后这是领养的猫,它叫馒头。”馒头喵喵喵的跑了过来,想要你跟它玩,你抱起了馒头,领着茨木走到了一间大木屋里,“这里是大部分式神们休息的地方。”茨木看了看空荡荡的房间,只有一个花瓶,一个茶几。“虽然这个屋子很大,但是式神那么多,全都安放在这吗?”茨木问道,你撸了撸猫,慢悠悠的说“一般晴明会用术士在房间里扩张然后布置房间,这里只是吃饭的地方。就比如说”你拉开了南门,里面出现一个房间,喝酒喝的烂醉的妖狐正呼呼大睡。“哦,真是心思狡黠的人类啊”“我就当你是在夸奖我了,茨木君。”你又逗了逗猫,“但是千万不要随便拉开门,不然里面会有什么式神你都不知道。”而你话音刚落,茨木已经好奇的拉开了北门,里面富丽堂皇,梳妆台上放满了瓶瓶罐罐,镜子前的女妖转过头,“啊,优子大人。”茨木两眼一瞪,吓到打嗝。“怎么是你?”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叫你别随便拉开门了。”你不舍的放下馒头,走到北门。

“早上好啊,红叶。”

你头痛的看着互相炸毛的红叶和茨木,揉了揉太阳穴,想起了刚刚抽的签。

唉,诸事不顺,吗?

论痴汉女主在阴阳师里的可行性【一】


第二人称注意,原创女主。嫖茨木。自割大腿肉,不喜勿喷啊。

“嗨嗨,一发入魂。”你侧躺着抽着你攒了一个星期的。符咒。
  

“哦哦,狗粮不亏。反弹不亏。乖巧不。。。。”你口中念念有词。十张符,八个r一个n,一个sr。

非洲人的命运大抵如此,你心中默默感慨,领了月见黑的成就。还好,月见黑的奖励也是很好的,这让你心中空空的失落稍稍平复了些许。你看了看好友,一大部分才20多级,ssr已经都快集满。而你40级了,仍然还是低不成高不就。没办法,谁叫你沉迷抽符。

好累啊。

你瘫倒在沙发上,已经很晚了,也该洗澡睡觉了,明天的工作也要做,不然没钱氪金了。你匆匆洗完澡,躺在床上,看了一眼连着充电线的手机。叹了口气,又登入了游戏。

2:43

你看了眼时间,这个时候频道上,仍然有人在肝,有人兴致勃勃的抽符和聊天。大家都很努力啊。你走入庭院,姑获鸟正坐在庭院中,眺望着远处,看见你来,她笑了笑,问“这么晚了还不睡吗?青木大人。”你笑了笑“我就来看看。你也要注意休息啊。”

接着,你在姑获鸟的视线中进入了召唤室。晴明正坐在一旁。晴明摇了摇扇子,担忧的说“优子不睡吗?要注意休息啊。”你摇了摇头“我抽完符就睡了。”


接着你拿出了你的符咒。在晴明的咏唱中,抽了一张又一张。这次挺好的,抽了四个sr。

只剩下最后一张了。


你开了语音,可能是因为手麻了吧。你的眼前忽然闪过一个白色的身影。你又想起了他。要是能抽到他就好了。


忽然,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你默默地说出了你的咒语。


“我爱你。”你是我的生命之光,黑暗之火。你在心中默默补充着。

你并没有注意到一旁的晴明摇扇子的动作一顿,一瞬间暗淡了的眼神。

你并没有去理会别人,你心无旁骛的紧紧的盯着你最后一张符咒。你最近财政赤字,要交水电费和准备下个学期的学费,就连最基本的伙食费,都有点缺乏。你未来三个月是不可能氪金了。这张符咒在各种意义上来说,都已是最后一张了。你的双手的手指一根一根的并拢。交握在胸前。如果抽不出来怎么办?那么我会继续抽下去。心中的一个声音又问,放弃吧,那么多次,有那次是成功的呢?这概率未免太低了。


那又怎么样呢?即使只有亿万分之一的可能会发生奇迹,那么就先尝试亿万次,那么总有那么一次会发生奇迹的。

你坚定的相信着,而这时,你的眼前闪过了一抹白色,就犹如你每一次在梦中见过的那样。“喂,女人,挚友呢?”

你立刻站了起来,悄悄地把不断颤抖的手放在身后,并且掐了又掐。

“哼,就是你把我召唤出来的?挚友在哪,不说打爆你。”眼前的茨木童子放着狠话,只是真的没有什么攻击力,而且奶声奶气的,让你想起了最近领养的花皮小猫。现在的茨木并不高大,矮你两个头。而茨木也发现了这件事。

“我怎么变小了,卑鄙的人类,快把我变回去!”茨木转了一圈,对着你使出了一个地狱之手。

优子hp-23,还是暴击黄字。


一旁【看戏】的晴明用扇子遮住半张脸。但这并不影响茨木知道,晴明正在努力的憋笑。


呜哇~,弱爆了。你表面一脸淡定,好像刚刚掉hp的并不是你,但你内心仍然默默的吐槽。“这个嘛,茨木童子。”茨木童子狠狠的瞪了你一眼,又想来一次地狱之手,但看着旁边不断颤抖的晴明,茨木童子没好气的说,“干嘛啊。”


“每个式神被抽出来后,都会变小变弱的,现在你不可能一下子就变回去。但是我可以帮助你提高实力,甚至可以超越你之前的实力,变得更强哦。”茨木总算安静了下来,他看看比他高两个头的你,又看看自己的手手。“挚友。。。如果我能见到挚友的话,我就当你的式神。”你抚了抚身上淡蓝色的和服,蹲了下来,平视着茨木童子。


“你是说酒吞童子对吧?”茨木点了点头,好似不想搭理你似得,转过了头,避开了你的视线。“我们这里没有,他可是个大妖怪。”茨木立刻用他那金色的双眼看着你“那么解除契约,让我去找他。”“不行,这是不可能的,除非你死掉。你应该听说过的。”

现在的茨木童子还是个小孩子,虽然内里是成熟的灵魂,但是仍然不能掩盖他失落的心情,你看着茨木童子无精打采的样子,就连那到脚踝的白色微卷的长发,也有点暗淡。

“但没关系的”你忍不住安慰失落的茨木童子,“我一定会抽到酒吞童子的。即使抽不到,我也会努力攒碎片的,你一定可以找到他的。”


“真的?”


“真的,我可以立下恶毒的誓言,来证明。”你认真的看着他。


茨木童子也认真的看着你,直到你感觉自己脸上是不是有朵花时,茨木童子才移开了视线。“我不需要那种虚伪的誓言,但是如果你做不到,我一定会杀了你。”

你笑了笑“我一定会加油的。”同时心里长吁一口气,真是麻烦的一个人啊。你看了看茨木,小小的个子,小小的脑袋,小小的手和脚。有点凌乱的白色微卷长发,脸上的妖纹和大大的黑色眼白和黄金似的双瞳。嘛,看你那么可爱就原谅你了。你心里暗笑。

你和晴明道了晚安,带着茨球来到庭院里姑获鸟的面前。“姑姑,这是新的式神,你帮我带他去结界,我要回去睡觉了。”

原本百般无赖的逗着猫的姑获鸟立刻精神了起来,双眼放光。“哎呀,这个孩子真可爱啊。来来来,来姑姑这里。”茨木童子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一言不发。“要麻烦你了姑姑,再见。”你笑了笑,朝着他们摆摆手,便退出了游戏,

3:48

你又看了眼时间,之后便蒙在被子里面。


哎嘿。







哎嘿嘿嘿嘿嘿......我抽中了茨木童子......你探出头来,不停地自言自语。哎嘿,哎嘿嘿,那可是茨木童子啊。好可爱啊!这个人怎么会那么可爱啊!你抱着被子不断翻滚,茨木童子茨木童子茨木童子茨木童子茨木童子茨木童子茨木童子茨木童子茨木童子茨木童子茨木童子,四个简单的字在舌尖不断回荡。你用手捂着脸,指尖露出一双愉♂悦的眼睛,两条腿紧紧的缠着印着茨木童子的抱枕,不断摩擦。嘶哈嘶哈.....,在一团被布包着的棉花里你艰难的喘息着,透过指尖,在黑暗中,因为充电线一点点的绿光,你看着天花板上茨木童子的海报,发呆。你什么也没有想,又想了很多。你脑子空空的,只想到了茨木童子刚刚奶声奶气的叫唤,和被攻击时那一瞬间的快♂感。

好想摸摸他,摸摸他的手,摸摸他的头,即使可能会被打到墙上抠都抠不下来。即使什么也做不了,也好想探进他的头发里深深吸一口气。好想碰碰他的角啊。


啊~茨木童子,超级,超级可爱的幼女,划掉。幼年茨。即使是小孩子的茨木也好棒,奶声奶气的叫唤着【挚友】【挚友】的茨木童子也好棒啊!无论怎样的茨木童子都是最棒的。哈啊,糟糕,兴奋起来了呢。
全身的细胞都在喊叫着“茨木童子不足!”“茨木童子不足!”

你又在印着茨木童子图案的床单上滚了两圈。盖上印着茨木童子的被子,脸在印着茨木童子的枕头蹭了蹭。

一定要把持住啊,优子,不要暴露本性。你满脸通红的想着。一定,一定,不要让茨木童子知道她是一个这么龌龊恶心的女人。要矜持,要优雅。不要污。

你迷迷糊糊的又开始做起一个有茨木童子的梦。

活着真好!终于,你心怀感激的沉沉睡去。